职业教育的学生也能通往成才之路拥抱精彩人生
2023-07-06 06:39      已浏览   次
  萬人。考上抱負的大學固然令人欣喜,不過,這並不是成才的唯一途徑。
  
  放眼全球,多個國家和國際組織正大力推廣作業教育,培育貼近市場需求的各作業技術人才。這些海外聲響和實踐經驗,或許能給我們一些啟示。
  
  更加受到重視法國總統馬克龍近來宣告,每年將向作業高中教育額定撥款10億歐元,經過為學生提供實習報酬、優化課程組織、加強校企協作等方式,推進作業高中教育改革。他說:「我們的方針是讓每個人都能找到一份好作業,一份薪水高、有意義的作業。」
  
  法新社報道,早在2022年競選期間馬克龍就提出一項關於作業高中的改革,現在他正著手加速這項改革,經過提供更多訓練,協助年輕人順利進入職場。
  
  在法國,三分之一高中生會在作業高中接受教育。不過,這些學生在拿到文憑後一年內找到作業的比例偏低,而且還有較高的輟學率。為此,法國政府方案從下一學年起為學生支付實習報酬,提升這些技術課程的招引力。
  
  馬克龍表明,政府將依據作業市場需求對作業高中課程進行改革,增加數字化和生態範疇專業內容,刪減沒有作業遠景的課程。此外,政府將在每所作業高中建立與企業聯系的辦公室,加強校企協作,更好協助學生作業。
  
  無獨有偶,西班牙近來也宣告將出資13億歐元用於作業訓練,創立45000個雙語作業訓練名額、824個新的訓練中心和1500多個教室。輔弼桑切斯表明,西班牙正在盡力發明更多更好的作業機會,而最好的辦法就是展開高質量的作業訓練。
  
  在阿塞拜疆,17歲的馬拉哈特·阿齊佐娃從作業教育與技術學院結業不久就找到了一份作業:在當地一家知名的土耳其餐廳實習。因為表現出色,現在她現已被聘為助理廚師。
  
  阿齊佐娃參加的是一個名為「未來作業教育技術」課程的項目。該項目由歐盟贊助,由聯合國開發方案署與阿塞拜疆教育部以及國家作業教育局協作施行。該課程包括8所作業技術學校,讓學生在實際作業中同步學習理論常識,掌握實踐技術。
  
  目前,阿塞拜疆對成衣、廚師、糖果商、會計師、程序員和網頁設計師等作業需求量最大。「未來作業教育技術」項目面向市場所需培育人才,提升作業教育質量,增加學生作業機會。
  
  報答正在提升在美國,高中生普遍懷揣大學夢。五年前,加勒特·摩根對這個主意十分堅決:「如果不上大學就會流落街頭,每個人都熱心上大學。」
  
  為此摩根作了一番盡力,但後來仍是放棄了,轉而接受鋼鐵工人訓練。在西雅圖的一個工業園區裏,他和其他幾名同事穿上作業靴,戴好安全帽,系牢安全帶,腰帶上掛上重型扳手。隨著計時器發動,他們一同奮力將近300公斤重的工字梁固定到位。
  
  美國對鋼鐵工人的需求不斷增加,據美國勞工統計局數據,對該作業的需求每年增加4%。鋼鐵工人均勻收入為每小時27.48美元,即每年57160美元。20歲時,摩根每小時可賺28.36美元,此外還有福利。
  
  五年後的現在,摩根現已參加建造了西雅圖的雷尼爾廣場大廈和微軟數據中心。「我每天都很開心。」他說,「這肯定是正確的挑選。」
  
  美國國家公共電臺在對該國作業教育進行數年盯梢采訪後指出,在美國,學士學位的經濟報答正在減小,那些只需短期且廉價訓練的高薪作業卻人手缺少,這影響了青年作業,也對經濟帶來必定危險。
  
  「父母都希望孩子取得成功。」曾在華盛頓湖理工學院教了20多年機械製造的邁克·克利夫頓說:「他們被困在學士學位上,直到雇了水管工並為此付賬時,才看到這一作業人才的缺少。」
  
  數據顯現,一項高達1.2萬億美元的美國聯邦基礎設施方案將在未來10年每年發明150萬個修建作業崗位,而修建業的工資中位數在所有作業中最高。
  
  美國總統拜登在國情咨文中說到,「許多作業不需求大學學歷」。喬治城大學教育與勞動力中心也指出,美國有3000萬個均勻年薪5.5萬美元的作業崗位不用學士學位。
  
  即便如此,美國的現狀仍是作業技術高薪作業愛才如命,而花費高額學費的高等教育人才供大於求。還有一部分人更為為難:花了大學學費,卻拿不到學位。
  
  據美國國家學生信息交換所最新數據,在進入四年製公立大學的高中結業生中,有30%在六年內沒有取得學位;在四年製私立大學,有五分之一沒有取得學位。
  
  既然作業教育遠景美好,為什麽不能招引足夠多的美國學生呢?作業與技術教育的倡導者指出,錢不是唯一的問題,更大的挑戰在於,不少家長以為作業技術類作業是艱苦的,他們想給兒女更好的。
  
  還有人憂慮,低收入家庭和有色人種學生可能被引向「藍領」作業,殷實的白人學生則去拼學位。
  
  學校方面相同受固有觀念影響。為了追求聲望和排名,高中熱心強調進入高校的結業生人數。有的技術學院為防止被定型為作業學校,而將校名改成理工學院。
  
  多國成功實踐事實上,展開作業教育,打造技術人才,無論對學生個體成才仍是對國家全體建造都大有裨益。「智造強國」需求「大國工匠」,瑞士、德國、日本、澳大利亞等多個國家的成功實踐已給出了明證。
  
  華東師範大學作業教育與成人教育研討所教授匡瑛分享了多國在作業教育範疇的展開特色和經驗。
  
  以作業教育歷史悠久且展開成熟的瑞士為例,約三分之二初中結業生會進入作業學校,一邊在校學理論常識,一邊在企業「當學徒」。
  
  或許會有人問,十幾歲的孩子知道如何擇業嗎?在瑞士,從小學二三年級起,學校就開設各種手工課,培育學生開始的作業興趣。而且,作業教育與普通教育並非「平行線」,而是相互疏通,可相互轉換,中等職校學生結業後也能繼續深造,取得碩士學位。
  
  在匡瑛看來,經過作業教育取得作業所需的關鍵技術和能力,是瑞士作業教育具有很強招引力的重要原因。而且,瑞士教育系統重視以人為本,不管學生有怎樣的興趣愛好和作業傾向,都有足夠的時刻和空間去探究和挑選。
  
  再如,在作業教育研討範疇,德國做法搶先。德國聯邦作業教育訓練總局對全國全體作業教育展開現狀進行剖析,發布政策評估指導意見,一起展開引領性課題,並將課題效果轉化為實踐指導。
  
  在作業教育標準擬定方面,澳大利亞為每項作業資格證書配備不斷更新的「訓練包」,用來指導作業教育教學實踐。該國將普通教育系統的學歷證書和作業教育的資格證書做了「普職」交換,學生明確有了某項資質後,可繼續申請教育訓練。
  
  而在作業教育市場化探究方面,日本長於發揮企業作用,優化資源分配布局。日本公立學校聚焦國家需求,由國家投入資金,培育製造業人才,完成技術強國。私立社會訓練組織則面向市場需求旺盛的短平快作業,如教育、家政等服務業。
  
  此外,日本企業為各級職員設置了齊備的訓練系統和升官途徑,能在企業內完成專業技術訓練,區分於作業院校更重視培育學生的綜合素養。
  
  匡瑛說,在瑞士作業教育系統中有這樣一句箴言:如果沒有後續的作業或學業,學生就沒有結業。這意味著,作業教育並不僅僅發放一紙文憑就了事,而是要提供可繼續的深造空間,成為全體教育系統中的重要一環。作業教育的學生也能通往成才之路,擁抱精彩人生。
 
Copyright © 蒙古族自治县职业技术学校 www.fmxzyzz.com 版权所有 网站地图